〣( ºΔº )〣的ヾ(●´∇`●)ノ

我没得感情,也没得标题2

这里鸽子,最擅长咕咕咕

意识流作者,无可救药,放弃治疗

欧欧西无所畏惧,吃拉郎无所畏惧

私设伪酱姐姐是高中老师,还有那个男孩子,他是助攻

捉虫打脸轻一点,请勿上升真人

我这种受精卵文笔还要出来吓人的真是辛苦你们了

夕阳无限好

        在人类的历史上,出现了用身体接住自杀者,救人后默默无闻离去的英雄;出现了八十几岁高龄仍然为国为民在田地中潜心研究的学者;出现了以笔为刃一个人使整个国家挺起脊梁的战士……所以我们总觉得“人之初,性本善”可我们忘了,使花季少女自杀的施暴者甚至不用担负民事赔偿;使默默研究的学者和网警背负骂名的人在电脑后笑得肆意;编纂书籍的人拼尽全力使教科书中不再出现战士的血腥气和斗志……而我们却从未在意,童话美好结局后发生的故事,放纵那些在社会底层却洋洋自得的渣滓。

        偏偏,这些渣滓又无处不在,包括魔人团,包括虚伪身边,包括某颜色先生。从生殖器到咒死到辱骂家人,攻击长相,带头起黑称“罐头”“罐头妈” 。一切都与以往一样,除了虚伪。曾经他相信老白,相信莉莉。以至于他一度以为,是他的粉丝的错。他把那几个对颜色先生有意见的粉丝拎出来批评了。可结果却是,表面还说是好兄弟的人背后却是节奏大师,明明没有什么波澜却硬生生被老白带起节奏;每天跟他打招呼的小天使姐姐背地里和臭骂他的毒唯粉相谈甚欢。

可现在不一样了,虚伪看着窗外烂漫的阳光,骄阳似火,热浪正酣。炙热的光芒打到了电脑屏幕上,反射出一道道光,照耀着他严肃的神情。他想保护那些真诚的喜欢着他的人们。语言暴力是一把剑,但我这里的伞会为你们撑开,我会帮你们去把这些剑打回去。他的粉丝行为本来就应该是他买单,更何况错不在那群姑娘们。正当防卫难道算杀人吗?

还有姐姐,他回到现在,是否可以阻止姐姐出车祸?那个从小到大都习惯性的把好吃的让给他的姐姐;那个在他害怕时安慰自己的姐姐;那个即使躺在病床上也抱住他告诉他:“都会过去的。”姐姐……这一次,他可以去保护她了。

想到这里,虚伪不禁漫出了些许温柔笑意。这一次,他要以最温柔的方式离开,要保护姐姐,保护他的粉丝。当然,这种温柔,已经和颜色先生没关系了。直到想起瓦不管,虚伪的笑容明显的僵住了。他离开后男孩会伤心吗?会成为下一个虚伪吗?他会向以前那样自杀吗?虚伪摇摇头,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些,毕竟,他和瓦不管早已是殊途。

那天,虚伪强硬到近乎恳求地告诉姐姐,不要出门。女人虽然不解,但还是对这个宠爱到大的弟弟本能般的包容了。孰不知,当虚伪听到这句话时,先松了一口气而后心中更加忐忑。他改变了未来,他改变了未来啊!那为什么他不能改变那个男孩的未来呢?他骗不了他自己。他从上辈子开始,就想带着男孩走。到这辈子,他以为他已经看开了。可当他听见瓦不管声音的那一刻起,他就明白,自己忘不掉他。自己舍不得他伤心难过,舍不得他受到一点点伤害。如果魔人团的解散是一团烈火,飘远直至消失的他们之间的回忆。燃烧殆尽的是他们自己,那么虚伪愿意挡在瓦不管身前,拦住所有飞向男孩的火星,就算自己的皮肤烧焦绽开,也要保证男孩安然无恙。可是男孩没有给他机会,所以只能任由烈火一寸寸吞噬男孩的笑脸,留下黑白色的遗像①而他无法插手,因为已经失去了插手的立场。

虚伪能改变很多,但改变不了人心。所以他只能目送男孩向高处飞翔。最终像流星一样划过天空。

天意弄人,虽然姐姐没有出车祸但还是出事了,她得了阑尾炎。虽然不危及生命但还是很严重。当虚伪顶着黑眼圈拎着行李包来到医院时,看到姐姐病房外的长椅上一个看起来很乖巧斯文的少年正在玩手机。

当少年抬头看见他时小小的惊呼了一声:“虚伪。”男孩很镇定,声音很克制,没有什么人在意。于是虚伪摆了摆手,示意少年不要在意。

但虚伪那时并没有心思跟他可爱的男粉签名和合照的闲心。倒是男孩,很贴心的把自己放在另一个椅子上的果篮放到了脚下。招呼虚伪过来坐。虚伪道谢后就像男孩一样,把行李箱放在脚底,他松了一口气:幸好,姐姐没出大事。不然他可能会自责一辈子,但这件事也意味着,历史的结果是相同的,他无法改变这个结局。

少年很懂事地克制住了欲望没有去打扰虚伪。他明白,来到这里的人,没有多少是心情愉快的。所以他只是沉默地玩着手机。只是他淡色的嘴唇一直紧紧抿着,也不是心情好的样子。

“1302的家属,病人吃完药了。现在你们可以去探望。”当护士小姐的声音落下的一刹那,两个人同时站了起来。少年看了看虚伪说:“你先进去吧,毕竟你应该蛮想和她叙旧的。”男孩的声音顿了顿,显得十分小心翼翼:“和你姐姐。”

虚伪愣了愣,联想到自己发了姐姐做手术的围脖,立马明白自己姐姐的马是怎么崩得。对男孩了然笑笑,进了病房。像这样的男孩,很难不让人喜欢,出来给他签个名吧。

虚伪进去后,男孩依旧打开了手机。他没有在玩游戏,而是在和一个毫不相识的人聊天。也许不算聊天,因为他们压根就是在争吵。
“我们自古以来,就有好吃懒做的人,有混水摸鱼的人,有幸灾乐祸的人,有损人利己的人……虽是社会的积极精神摆在这里,也往往掩盖不住他们的腐臭,这就是败类。”②
“你哪里不像HIV?都是吃别人用别人的,吃完用完就跑,还对人类指手画脚大放阙词。”

男孩飞快地打着字,眉眼弯弯,尽是春风般的和煦笑意,半点怒气都看不出来。可手下打的字却个个狠辣非常,不吐脏字却更让人心中万分难受。

“班长,你进来吧。”病房中传来了一声细小的呼唤。男孩唯唯一笑,但与刚才不同,笑容中满是真诚。

男孩进来放下果篮的那一刻,虚伪就出去了。但男孩是真没什么重要的事,他只是出于师生情来探望探望。说的也只是:“您要快点好起来啊”“大家都很想你啊”的虚话,但贵在真诚和细心。

不过十分钟,男孩便出来了。看见了仍然拎个行李箱坐在那里的虚伪。他看起来比进去时好多了,虽然还是心事重重。他抬头,对男孩说:“姐姐跟我讲过你,说你是班长,学习很好,也很有责任心。”

男孩笑笑,半开玩笑:“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嘛。”说着拿出一帕手帕:“能给我签个名吗?虚伪先森?”也许是男孩的笑容太温柔,也许是那个上翘的尾音太可爱。虚伪忍不住想起了那个爱叫他“伪酱”,喜欢蛇吻的瓦不管。真是,单身久了,看谁都会想他,可是没有一个人像他。

③虚伪不知道,在他走后,男孩展开了那方手帕,紧挨着那个“虚伪”的,正是“瓦不管”。

①焚烧过后的无机物就是黑色的
②化用了鲁迅先生的一个句子
③小哥哥是虚瓦粉(白嫖的那种)
写到一半想睡觉了,就没有细写,说不定全文完了会修(?)如果没有预测错的话下一章我最喜欢的大可爱就要出场了。想努力把原创角色写的可爱而有礼貌,也不知道我成功了没,毕竟我也没有好好有礼貌过

这里鸽子,最擅长咕咕咕

意识流作者,无可救药,放弃治疗

欧欧西无所畏惧,吃拉郎无所畏惧

捉虫打脸轻一点,请勿上升真人

我这种受精卵文笔还要出来吓人的真是辛苦你们了

说白了新人发文,全程疯癫,多多海涵

随缘更新,不一定有结局

暗忆欢期真似梦,梦也得留。――纳兰容若

      “瓦不管死了。”当虚伪得知这个消息时,瓦不管已经离开了整整两个月。而他甚至是在不经意间才知晓此事的。确实,这件事本就该与虚伪无关。毕竟那件起于网络暴力最终成为魔人团分道扬镳的导火线的事大家都有目共睹。而大家也没忘记,虚伪是如何被昔日的好友们排挤,驱逐,最终孤单一人。

         但也不尽然,虚伪在和那三个人决裂后,其实私下和瓦不管有过来往。虚伪保留了也只保留着瓦不管的社交帐号。而每当虚伪在与瓦不管聊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时,他就会在心中苦笑:“虚伪啊虚伪,你到底在想什么呢?你是希望屏幕对面能蹦出一句‘我们和好吧。’还是觉得你能认认真真地对他说出一句‘我爱你’呢?”

         说起来没人信,瓦不管曾是虚伪在初夏夜间辗转反侧去思慕、肖想的少年。但也不能如何了,就像二人后来又有了其他的开黑队友,有了其他的挚交,彼此间插进了越来越多的人,最终成为一条无限延伸的线段。而终有一日,对于线段两头的人而言,另一头的人会变成一个完完全全的陌生人。无论他们曾经多么亲密。

         虚伪撸了一把短发,他是真的有一点烦躁。于是他习惯性的打开放在电脑旁的一包烟,叼起了一根又一根;一次次看着火光明明灭灭,最终被冷风熄灭;一次次地看着香烟在火光中燃烧殆尽……看着一根根烟头堆成一个小山包――像一座坟。而他的、总是笑着的男孩如今正面色苍白地躺在另一座坟中。

        终于,打火机被透支尽力寿命,但这烦躁不仅没有消散反而越积越深。借酒消愁愁更愁,原来对于香烟而言也是如此啊。虚伪不可抑制的咳嗽起来,如今他似乎要把肺从喉咙中咳出来,虚伪甚至隐隐约约地感到嘴中有一股血腥味。与咳嗽一起迸发出来的,还有积攒了一天,如同决堤的河水般的眼泪。――这都昭示着透支身体的不止打火机,还有虚伪自己。好吧好吧,透支的也许不止是身体,还有心灵。

         虚伪起身,打算再去买一个打火机。他哪能不明白再这么抽下去别提什么抽烟对身体不好,连身体都快给他抽没了。但这有有什么关系呢?反正那个警告他不要抽烟、给他快乐的少年已经不在了啊。更何况,他期盼看到,在白色的烟雾中瓦不管若隐若现的笑脸。

         秋高气爽,天气还算不错。只是那个夏天越来越远了。在虚伪晃神时,一个女孩迎面撞了上来。虚伪虽说躲闪不及,但对方毕竟只是一个身娇体弱的女孩子。所以虚伪并无大碍,倒是女孩连连抱歉。这时虚伪不禁打量起了女孩:苍白的脸不知为何一丝血色都看不出来,笑容拘谨而刻意。搭上一身鲜红的和服看着有说不出的怪异。

        随着女孩越走越远的身影,虚伪仍旧不住纳闷,他对C圈了解不多。在看到可爱的C娘时也会夸奖一下。但这么令人心生寒意的,却是第一次见。

         一到光从虚伪眼前晃过,吸引了他的注意。是地上有什么在反光 虚伪上前去――是一个胸针。虽不知是用什么材质做的,但肉眼可见的,质地极好,在阳光下泛着光辉。样式是几簇满天星互相挨挤拥抱着。与大大的蝴蝶结相比,更显其小巧清新。真好似天上五光十色的星星一般。

        当虚伪快步上前,把这胸针还给女孩时。她又绽开了她那的笑容,不过不再拘谨,反而眉眼弯弯,笑得让人胆寒。“拾金不昧的人将会有好报,您愿意回到那个夏天吗?我可以带您回去。”她声音甜的腻人,活像融化了的太妃糖。但在虚伪耳中只觉得不适,更何况她还“好心”的加重了那个夏天。虽然她如此“好心”但虚伪并不觉得再有其它,即使回的去,又能怎样呢?一切的一切,不都是他自愿的吗?于是虚伪摇了摇头,转身欲走。女孩强硬地拦住虚伪,并毫不留情地戳中了他的痛处:“那个叫瓦不管的男孩呢?您真的不想再回去看他一眼吗?”

         怎么会不想呢?他自那个夏天结束后,梦中都希望有他。更何况,碰到活生生的人,但他明白,他们之间早已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壁。于是虚伪推开女孩,快步走,不,逃离这里。但他不知晓,女孩要的哪是答案啊,她要的是真实的感情。感情才是驱动一切的钥匙。


       “所以,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啊,虚伪先生?”清爽阳光的声音涌进了耳中。它使虚伪整个大脑都微微一怔,昔日的记忆再次浮上脑海,就像打霜后的花朵拼尽全力重新绽放绽放了自己最美的笑颜。一道白光过后,虚伪逐渐睁开眼来。电脑屏幕上是阴暗而精致的土楼,背景中有一个身着橘色旗袍的女性。窗外炽热的阳光即使透过树叶仍留下一道道光斑。一切的一切,都太像魔人团还在一起时的那个夏天了。

        虚伪有些不可置信,他被泡到巨大的欣喜中,囫囵回答了瓦不管的问题。那个女孩好像真的跟他开了一场时光游戏的玩笑。不过也好,既来之则安之。毕竟那个霸占了虚伪内心那么久的人现在能活得轻松还能和虚伪笑嘻嘻的开黑,虚伪求之不得。在虚伪的记忆中,把男孩分成了两部分。如果说二十岁以前的男孩是捧在手心中舍不得吃的糖果,那么二十岁以后的男孩就是摆在房间角落的公仔。明明还对他心存喜爱,却要强迫自己对他不闻不问。而现在,那颗失落多年的糖果又重新回到了他手中。

      “伪酱,你最近不是要去上海参加cj吗?”窗外碧绿的树叶,电脑屏幕中早已卸载的灵魂筹码,手心中还未变质的糖果。一切都指向了一个答案――他回到了2018年的夏天。
  
        可为什么是现在?5月也好,6月也好,7月初都行。为什么偏偏是现在?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现在?等他回来,他就会发现精神中的第二个家和记忆中完全不一样。昔日的家人与爱人都换上了剑拔弩张的面具。而他只能痛苦的离开家,还要饱受好多人的非议。其实也不算离开,只是没有人想让他再留下去了,只是找不到留下的理由了。

         “伪酱,你怎么了?不开心吗?”瓦不管用手机发信息给他。真奇怪,明明隔了网线,男孩却仍能敏感地觉察到虚伪情绪不好。耳机中发出了“虚伪那个丑蓝人一看就是在想我想的意乱情迷,宝贝儿们不要管这个大猪蹄子。”的声音。好像是瓦不管在和粉丝解释。虚伪笑笑,“是啊,我刚刚在想怎么和你蛇吻呢。”屏幕后的虚伪笑得苍凉,只是给瓦不管回了一句“没事”。如果这个男孩不是那样活泼开朗,虚伪就不会与他相熟;如果这个男孩没有与年龄不符的、小心翼翼的温柔,虚伪就不会爱上他;如果这个男孩没有那么完美,虚伪就不会没法忘记他。虚伪很幸福,轻而易举的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人;虚伪最不幸,他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人,却一辈子得不到他。

TBC

现在tbc只是因为我不想写了

立一个FLAG,要是管管和虚伪和好,我期末就考年级100开外

那啥,有人理我吗?有的话帮我起个标题吧?

意识流作者,无可救药,放弃治疗

欧欧西无所畏惧,吃拉郎无所畏惧

捉虫打脸轻一点,请勿上升真人

我这种受精卵文笔还要出来吓人的真是辛苦你们了

说白了新人发文,全程疯癫,多多海涵

月考砸了,暂时退圈

说真的,喝酒误事,你们不要学我这种“ 烟 酒生”

虚瓦是什么,是浓醇的葡萄酒。它有着宝石般高贵的颜色,绸缎般丝滑的口感。当它温柔地滑过你的口腔、你的舌尖,留下的都是无与伦比的甜美。可当那后味儿涌入你的喉咙里,是辛酸、是苦涩、是将泪水逼出眼眶的决绝……这时你才回忆起,甜美的口感之下发酵而来的危险的度数。但最可怕的是,即使是大脑昏沉,面染红晕,你还是想:“再喝一杯吧,这是最后一口了!”直到酒缸未尽,而你满面泪痕地倒下……其实缸里的哪还是酒啊,只是不愿面对酒尽人远的我们罢了。

炒鸡悄咪咪咪地问一句:这个是真的吗?求一下AV号
侵删,占TAG致歉

我 杀 数 理 化

为虐而虐,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已知:虚伪曾在臂展视频中写到“瓦不管是最好的人”
求证:虚伪不喜欢瓦不管
证明:虚伪在臂展的视频一直都是由大白管理的,取名也是。

已知:瓦不管对虚伪说过土味情话
求证:瓦不管不喜欢虚伪
证明:瓦不管对某颜色先生何止说过土味情话。

已知:瓦不管说要和虚伪当一辈子好兄弟
求证:瓦不管和虚伪将会形同陌路
证明:如果瓦不管和虚伪的一辈子止于那个夏天的话,那么确实如此。可惜他们的人生依旧会往下走……直到这学校中再也没有学生

你弄丢了你喜欢的人吗?娜仁娜会帮你找回来的

我  爱  假  期 

拇指姑娘AU(花里能长出人的感觉真是蜜汁带劲)

意识流作者,无可救药,放弃治疗

欧欧西无所畏惧,吃拉郎无所畏惧

捉虫打脸轻一点,请勿上升真人

我这种受精卵文笔还要出来吓人的真是辛苦你们了

说白了新人发文,全程疯癫,多多海涵(其实能赶上国庆我也是很快乐的)

和一个姬友吹nb说假期就能码完,现在却五分之一都不到……(心虚)

         其实瓦不管也是明白的吧。自从那件事发生后。自从瓦不管决定要跟着谁以后。就算后来还是冰释前嫌;还是爱着、放不下对方。但在二人心中,有彼此的未来也已经是长满了荆棘的小路,而这条小路甚至还不知道会到达何方。所以火车脱离了日久失修的轨道,冰山出现了裂缝都是必然的吧。虽然只是一丝裂缝,但把他们小小的生活搅得分崩离析却足够了。

        所以那到底是多少个吵架后又和好的晚上呢?男人的骄傲让他们都不屑于去争论太多。这使得太多撕心裂肺、千言万语最终只用彼此一句平淡的道歉抚平。而那次雪崩也许就是这么多的“道歉”所堆积起来的成果吧。

         “现在已经够了。”德发试图这么安慰二娃。据说男人在分手的第一天是不会感受到悲伤的,虚伪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都这样。至少他还浸在充满着瓦不管的气息的房间中,书橱里还放着男孩喜欢的限量版十香手办;衣柜里还放着他暖洋洋的运动服;垃圾桶中放着的杯面昭示着他们昨晚还一起玩着“致郁”系游戏。这一切都给虚伪:瓦不管只是下楼拿个外卖,他马上就会回家的错觉。

         而另一边的瓦某人却已经飞一样跑到了机场。他也不知道他在害怕什么,就像下一秒他的脊髓就会放飞自我和虚伪狼狈为奸然后带着他回家。所以他巴不得快点离开这里,回到他生存的城市。然后再给自己一个结局。逃避可耻,也没有用,但它却经常出现在人的选择中。

但这毕竟不是韩剧,不可能有女主角想坐车,出租车随手就来;想做飞机都不用担心航线(虽然韩剧中男女主角上演的机场情深更为狗血。)。男孩这般慌张的逃出最后的结局就是被和蔼可亲的售票员小姐姐告知从成都到浙江的飞机还用再等四个小时。“你运气真好。”售票员小姐一边把商务舱的机票递给他一边由衷地说:“虽然不是人流高峰期,但不提前买票也可以买到票真的很幸运。”瓦不管勉强的笑笑,并未言语。

        运气好又怎么样呢?又不是事事都可以围着他转。就像最终获得幸福的拇指姑娘,所有人都喜欢她,所有人都对她好。

        当瓦不管把手机的电从绿色玩到红色,冰冷的灯光代替了温暖的阳光时,这磨人的四个小时终于过去了。
疲惫的少年几乎是过完安检、上了机、系好安全带就睡死过去了,连手机是否关机都没有在意,更别提那调皮地照在他脸上的月光了。
当男孩睁开睡眼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左右了。虽然是秋老虎蛰伏不去的时节,但深夜的风仍然带着些刺骨的寒意。而男孩甚至还穿着他中午时穿的棉质t恤,连外套都没穿。
      
        秋风正格外“悉心”地照顾着瓦不管的手臂和脚踝,使他单薄的身影在这偌大的城市显得格外的可怜。确实,张望四周,人们步履不停方向明确。好像只有他一个人,是这机器中多出来的零件。

     “我可去你妈的吧。”瓦不管重新扬起笑脸,拎着轻轻巧巧的行李箱走进了宾馆。住房、食物、还有其他什么……都放在以后去考虑吧。在他眼中,只要电脑还在身上,只要还可以直播,无论在哪里也许都是一样的。毕竟小太阳就算是在黑暗中也要散发温暖呀。

         其实当瓦不管躺在宾馆既不温暖又不柔软的床上时,他就有一些不适:头开始晕晕的;呼吸开始有些不通畅;喉咙也有些痛……他想:“我应该是又感冒了吧。”随即就抵不住上眼皮和下眼皮给他的压力,睡死了过去。

――――――――――――
      
        虚伪其实也并没有懵逼太久,他马上清醒过来,希望能再次找到他的小男朋友。可显然,多年玩小丑的经验告诉了他:你运气真的不好!所以尽管他一个人从城市的这一头找到了那一头;一个人拜访遍了过去和未来他们应该一起去的地方;一个人从烈日炎炎奔跑到了夕阳灿灿……他都没有找到他的男孩。

        虚伪走在那条不得不踏上的回家的路,心里突然想:“管管不会真的回浙江了吧?!”那确实像那个sa子会做出来的事。可虚伪随即又苦笑一声:“都过去那么久了,如果他去了机场。应该快到浙江了。”

        忽然,一个从未被虚伪注意过的小巷里,一位穿着像茉莉花瓣般的白裙子的女人笑意盈盈的指着他,“这位先生,可以过来一下吗?”

        鬼使神差般,虚伪真的乖乖过去了。

         他进女人的店铺才发现,这是一家花店。灯光柔和地抚摸着美人蕉碧绿的大叶子①;含羞草被摆在橱窗上对外界好奇的探着头;一张小桌子周围放着几把白色的小靠椅,桌上还放着一盆多肉……店很小,也很温馨。女人拉了一把椅子自己坐下,玩味的对虚伪一笑,毫不客气地问:“你把那个你喜欢的人弄丢了吗?”虚伪反感地看了她一眼,他不是很喜欢像这样随意干涉别人生活的人,即使她说对了。

        女人招了招手示意虚伪坐过来。随即自己离开了座位,抱来了一盆长势很好的天堂鸟。“你相信童话吗?”得到虚伪否定的答复后,她欣然说:“那就信一次吧,这盆花能帮你把丢失的幸福找回来。”

        虚伪敷衍的点点头,心里想的是:“我假装答应你,一出门我就把它扔掉。”

      “天堂鸟的花语是:无论何时何地,永远不要忘记你爱的人在等你②。”女人的声音很轻柔,娓娓道来时就像风吹动美人蕉叶子的声音。虚伪听着她的话,若有所思:“那个小sa子是不会那么轻易停下来的……”

        女人又说:“其实哪有什么一见钟情,所谓一见钟情,不过是你终于遇到了那个你一直想要的人而已。人海茫茫相遇是幸,不遇是命。其实每个人都会遇到想要的人,可惜大多数人在遇到对方时,己身却并未做好准备,故而,往往遗憾地擦肩。③所以你说,要是好多事,能重来一次该多好呀。这样我们就可以把很多弄丢的东西找回来了……”
虚伪就这么静静地听着她讲心灵鸡汤,意外的没生出反感与烦躁。

        等到他出门时,女人笑着说:“您真是一个温柔又耐心的人呢,要幸福啊。”
是吗?虚伪扪心自问,也许是吧,好像也有粉丝这么说过。只是他没在意而已。

        等到他走出很远以后,女人的声音悠悠的传来:“你要记住,这朵花叫娜仁娜④~是蒙语里太阳花的意思~。”直到现在,虚伪才如梦初醒:明明这花很重啊,为什么她抱起了好像毫不费力呢?况且她应该在花店劳碌了一天啊,为什么裙子上没蘸上灰呢?

        至于“娜仁娜”,就把她留下来吧。净化一下空气也不是不行。虚伪想着,自嘲的笑了一下,好像他把女人的话当真了似的。

①美人蕉是不是大叶子我现在也不是很确定,毕竟养这种花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如果不是的话告诉我我改一下

②天堂鸟的花语是百度来的,应该是对的吧?

③是引用了大冰《乖,摸摸头》里的一句话,看了以后蛮感慨的

④是问我一个蒙古族朋友的,她说这是女名,正好还可以起一点作用

⑤这篇是HE了,和姬友讨论时就是HE的思想。想看他们重来一次会怎么样
t
b
c

作者太傻,没有标题

  我  杀  学  校

意识流作者,无可救药,放弃治疗

欧欧西无所畏惧,吃拉郎无所畏惧

捉虫打脸轻一点,请勿上升真人

我这种受精卵文笔还要出来吓人的真是辛苦你们了

说白了新人发文,全程疯癫,多多海涵(其实能赶上中秋我也是很快乐的)

       “谢谢辣妹宝贝送的飞机,蛇吻。”瓦不管的声音软软的,带着浓厚的鼻音。是没睡醒呢?还是感冒了呢?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也太不……,不对。虚伪强迫自己不能再深究下去了,毕竟,这段友情是已经相交过的两条直线。是绝无可能再回头的。

        但屏幕前的虚伪看着弹幕中的“不愧是辣妹姐,钵钵鸡”“谢谢辣妹刷的飞机,mua~”还是露出了一丝微不可察的笑容。只是……这种藏匿在黑暗下的关心,恐怕也持续不了多久吧。

        虚伪从来没想过自己会以这么狼狈的姿态去思念一个人。一直以来,他都是一个该断则断的人。即使是像初恋那样美好真挚的感情,也只是让他回想而已。回想至多让过去成为过去的过去。最终把刻骨铭心的爱情变成明天吃什么的平淡。可实践,却是在创造现在,不论是不是两个人的现在。所以当他去向辣妹借号的那一刻,他就觉得自己应该是疯了。拗口的谎话就像流浪者最后的衣物,千疮百孔却不能扯下。还好女孩最后只是善解人意的表示同意,并没有深究。更何况在当下,深究太多,也没有什么意义了罢。

        他看着男孩仍旧欢声笑语骚话连连的直播间,默默的关掉了声音。留下一张生动的画卷和一个沉默的现实里的他。

        虚伪他和瓦不管一样,也在直播间快乐的笑着,也仍然与别人甜蜜的开黑。在这些时候他会去想瓦不管吗?不知道,至少不会痛彻心扉。可每当下播时一个人呆在没有星光的夜晚。虚伪就会习惯性的点上一支烟,抬头去看那厚如屏障的云;再看向那些几乎已经不被肉眼可见的星星。它们也许和无法触碰的回忆有几分相似,都存在着,只是被乌云藏在了身后。毕竟,一直都存在着……其实他也想过,自己真的不讨厌瓦不管吗?特别是在他说出那些话和那个粉丝事件之后……“他讨厌的,他讨厌瓦不管说出的那些话,讨厌那个举报他粉丝的瓦不管。”但那些讨厌,其实都像一个盲人对阳光的讨厌。讨厌它无私的付出――对除我以外的任何人;讨厌可以感受到他的人。说到底,其实对阳光他还是只有向往和喜爱。

        直播中的瓦不管仍旧和那另外的三个人开着黑,好像本来一切就是应该由春天直接变成秋天,而不是留下什么没必要存在的羁绊。游戏中瓦不管好像又说了什么壁画,惹得弹幕中一直在刷“性感瓦不管在线蛇吻”“你的你的,都是你的,十六也是你的,老白也是你的”……直播真的是一件令人快乐的事情,虽然会有无时无刻的劳累,但也有大家无时无刻的关怀,就像他第一次听见瓦不管的过往时还会小小的质疑:“这个小sa子这么做真的值得吗?”现在开朗的少年却已用实践证明值不值得。他如今的笑容应该是真心实意的吧?是只和某一个人在一起时取代不了的罢?如果是这样,一切就够了,真的足够了。

        可是网络也真的是一张大网,人们只能靠修饰过的话语来辨认事情真实与否。一旦经过有意无意的修饰和利益的沾染,感情还是真正的感情吗?网络,是人发明的最不可信的交流。因为你那一刻莫名的心悸,可能是对方在捕食中意外的收获。要捕获的不是你,最终甜蜜的被送入虎口的又怎么会是你呢?天使当然也还是天使,只不过不是你的而已。但为什么只要不是你的天使,天使就变成了恶魔呢?他像柠檬花般清香可爱的话语,像夏天大雨一般清爽的笑容……在你离开他后,就都是乌龟的蜜糖。明明滴滴致命,却任旧让他忍不住去靠近。

        所以便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说实话,那段日子是他最近最紧张,最后怕,却也是最快乐的:他真的就和瓦不管的十几万个粉丝一样,一起被他叫“宝贝”,一起给他送礼物……就像海伦凯勒的愿望成真,他再次拥有了绚烂的光明。他记得有一次,因为在直播不方便用辣妹的号给男孩刷飞机。等到下播时他火急火燎地去了瓦不管的直播间,男孩也下了。其实最令人害怕的是:他用的是自己的号,并在心灰意冷的退出直播间后才发现这一点。所幸那天是工作日,况且那时已经是凌晨12点左右了。“一定没人在意的。”虚伪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但好在,一切都要结束了。

        也许是臂展和熊猫的粉丝们的提醒;也许是因为虚伪自己也察觉到了自己的状态;也许单单是心态出现的微妙变化……也许是一切的总和。但一定有声音在告诉虚伪:“再这样下去不行了。”确实,再这样下去,他也只能看见一个不愿意放下过去的傻子虚伪。

        于是他第二次的去Q了辣妹,告诉对方,请假装这几天什么都没有发生。对方一直显示“输入中”直到很久以后,女孩子才怯生生地问:“伪酱,怎么了吗?”虚伪也沉默了好久,才敷衍般回答:“没什么,只是要帮一个朋友刷一下超火,用自己的不方便。”其实也不算敷衍,而是有很多话,只能对自己说了。但直到把斗鱼拖进垃圾箱的前一秒,他才发现昨天已经是秋分了。

        夏天,已经离开很久了。并且,以后也不会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