〣( ºΔº )〣的ヾ(●´∇`●)ノ

意识流作者,无可救药,放弃治疗

欧欧西无所畏惧,吃拉郎无所畏惧

捉虫打脸轻一点,请勿上升真人

我这种受精卵文笔还要出来吓人的真是辛苦你们了

说白了新人发文,全程疯癫,多多海涵

月考砸了,暂时退圈

说真的,喝酒误事,你们不要学我这种“ 烟 酒生”

虚瓦是什么,是浓醇的葡萄酒。它有着宝石般高贵的颜色,绸缎般丝滑的口感。当它温柔地滑过你的口腔、你的舌尖,留下的都是无与伦比的甜美。可当那后味儿涌入你的喉咙里,是辛酸、是苦涩、是将泪水逼出眼眶的决绝……这时你才回忆起,甜美的口感之下发酵而来的危险的度数。但最可怕的是,即使是大脑昏沉,面染红晕,你还是想:“再喝一杯吧,这是最后一口了!”直到酒缸未尽,而你满面泪痕地倒下……其实缸里的哪还是酒啊,只是不愿面对酒尽人远的我们罢了。

炒鸡悄咪咪咪地问一句:这个是真的吗?求一下AV号
侵删,占TAG致歉

我 杀 数 理 化

为虐而虐,ooc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已知:虚伪曾在臂展视频中写到“瓦不管是最好的人”
求证:虚伪不喜欢瓦不管
证明:虚伪在臂展的视频一直都是由大白管理的,取名也是。

已知:瓦不管对虚伪说过土味情话
求证:瓦不管不喜欢虚伪
证明:瓦不管对某颜色先生何止说过土味情话。

已知:瓦不管说要和虚伪当一辈子好兄弟
求证:瓦不管和虚伪将会形同陌路
证明:如果瓦不管和虚伪的一辈子止于那个夏天的话,那么确实如此。可惜他们的人生依旧会往下走……直到这学校中再也没有学生

你弄丢了你喜欢的人吗?娜仁娜会帮你找回来的

我  爱  假  期 

拇指姑娘AU(花里能长出人的感觉真是蜜汁带劲)

意识流作者,无可救药,放弃治疗

欧欧西无所畏惧,吃拉郎无所畏惧

捉虫打脸轻一点,请勿上升真人

我这种受精卵文笔还要出来吓人的真是辛苦你们了

说白了新人发文,全程疯癫,多多海涵(其实能赶上国庆我也是很快乐的)

和一个姬友吹nb说假期就能码完,现在却五分之一都不到……(心虚)

         其实瓦不管也是明白的吧。自从那件事发生后。自从瓦不管决定要跟着谁以后。就算后来还是冰释前嫌;还是爱着、放不下对方。但在二人心中,有彼此的未来也已经是长满了荆棘的小路,而这条小路甚至还不知道会到达何方。所以火车脱离了日久失修的轨道,冰山出现了裂缝都是必然的吧。虽然只是一丝裂缝,但把他们小小的生活搅得分崩离析却足够了。

        所以那到底是多少个吵架后又和好的晚上呢?男人的骄傲让他们都不屑于去争论太多。这使得太多撕心裂肺、千言万语最终只用彼此一句平淡的道歉抚平。而那次雪崩也许就是这么多的“道歉”所堆积起来的成果吧。

         “现在已经够了。”德发试图这么安慰二娃。据说男人在分手的第一天是不会感受到悲伤的,虚伪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都这样。至少他还浸在充满着瓦不管的气息的房间中,书橱里还放着男孩喜欢的限量版十香手办;衣柜里还放着他暖洋洋的运动服;垃圾桶中放着的杯面昭示着他们昨晚还一起玩着“致郁”系游戏。这一切都给虚伪:瓦不管只是下楼拿个外卖,他马上就会回家的错觉。

         而另一边的瓦某人却已经飞一样跑到了机场。他也不知道他在害怕什么,就像下一秒他的脊髓就会放飞自我和虚伪狼狈为奸然后带着他回家。所以他巴不得快点离开这里,回到他生存的城市。然后再给自己一个结局。逃避可耻,也没有用,但它却经常出现在人的选择中。

但这毕竟不是韩剧,不可能有女主角想坐车,出租车随手就来;想做飞机都不用担心航线(虽然韩剧中男女主角上演的机场情深更为狗血。)。男孩这般慌张的逃出最后的结局就是被和蔼可亲的售票员小姐姐告知从成都到浙江的飞机还用再等四个小时。“你运气真好。”售票员小姐一边把商务舱的机票递给他一边由衷地说:“虽然不是人流高峰期,但不提前买票也可以买到票真的很幸运。”瓦不管勉强的笑笑,并未言语。

        运气好又怎么样呢?又不是事事都可以围着他转。就像最终获得幸福的拇指姑娘,所有人都喜欢她,所有人都对她好。

        当瓦不管把手机的电从绿色玩到红色,冰冷的灯光代替了温暖的阳光时,这磨人的四个小时终于过去了。
疲惫的少年几乎是过完安检、上了机、系好安全带就睡死过去了,连手机是否关机都没有在意,更别提那调皮地照在他脸上的月光了。
当男孩睁开睡眼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左右了。虽然是秋老虎蛰伏不去的时节,但深夜的风仍然带着些刺骨的寒意。而男孩甚至还穿着他中午时穿的棉质t恤,连外套都没穿。
      
        秋风正格外“悉心”地照顾着瓦不管的手臂和脚踝,使他单薄的身影在这偌大的城市显得格外的可怜。确实,张望四周,人们步履不停方向明确。好像只有他一个人,是这机器中多出来的零件。

     “我可去你妈的吧。”瓦不管重新扬起笑脸,拎着轻轻巧巧的行李箱走进了宾馆。住房、食物、还有其他什么……都放在以后去考虑吧。在他眼中,只要电脑还在身上,只要还可以直播,无论在哪里也许都是一样的。毕竟小太阳就算是在黑暗中也要散发温暖呀。

         其实当瓦不管躺在宾馆既不温暖又不柔软的床上时,他就有一些不适:头开始晕晕的;呼吸开始有些不通畅;喉咙也有些痛……他想:“我应该是又感冒了吧。”随即就抵不住上眼皮和下眼皮给他的压力,睡死了过去。

――――――――――――
      
        虚伪其实也并没有懵逼太久,他马上清醒过来,希望能再次找到他的小男朋友。可显然,多年玩小丑的经验告诉了他:你运气真的不好!所以尽管他一个人从城市的这一头找到了那一头;一个人拜访遍了过去和未来他们应该一起去的地方;一个人从烈日炎炎奔跑到了夕阳灿灿……他都没有找到他的男孩。

        虚伪走在那条不得不踏上的回家的路,心里突然想:“管管不会真的回浙江了吧?!”那确实像那个sa子会做出来的事。可虚伪随即又苦笑一声:“都过去那么久了,如果他去了机场。应该快到浙江了。”

        忽然,一个从未被虚伪注意过的小巷里,一位穿着像茉莉花瓣般的白裙子的女人笑意盈盈的指着他,“这位先生,可以过来一下吗?”

        鬼使神差般,虚伪真的乖乖过去了。

         他进女人的店铺才发现,这是一家花店。灯光柔和地抚摸着美人蕉碧绿的大叶子①;含羞草被摆在橱窗上对外界好奇的探着头;一张小桌子周围放着几把白色的小靠椅,桌上还放着一盆多肉……店很小,也很温馨。女人拉了一把椅子自己坐下,玩味的对虚伪一笑,毫不客气地问:“你把那个你喜欢的人弄丢了吗?”虚伪反感地看了她一眼,他不是很喜欢像这样随意干涉别人生活的人,即使她说对了。

        女人招了招手示意虚伪坐过来。随即自己离开了座位,抱来了一盆长势很好的天堂鸟。“你相信童话吗?”得到虚伪否定的答复后,她欣然说:“那就信一次吧,这盆花能帮你把丢失的幸福找回来。”

        虚伪敷衍的点点头,心里想的是:“我假装答应你,一出门我就把它扔掉。”

      “天堂鸟的花语是:无论何时何地,永远不要忘记你爱的人在等你②。”女人的声音很轻柔,娓娓道来时就像风吹动美人蕉叶子的声音。虚伪听着她的话,若有所思:“那个小sa子是不会那么轻易停下来的……”

        女人又说:“其实哪有什么一见钟情,所谓一见钟情,不过是你终于遇到了那个你一直想要的人而已。人海茫茫相遇是幸,不遇是命。其实每个人都会遇到想要的人,可惜大多数人在遇到对方时,己身却并未做好准备,故而,往往遗憾地擦肩。③所以你说,要是好多事,能重来一次该多好呀。这样我们就可以把很多弄丢的东西找回来了……”
虚伪就这么静静地听着她讲心灵鸡汤,意外的没生出反感与烦躁。

        等到他出门时,女人笑着说:“您真是一个温柔又耐心的人呢,要幸福啊。”
是吗?虚伪扪心自问,也许是吧,好像也有粉丝这么说过。只是他没在意而已。

        等到他走出很远以后,女人的声音悠悠的传来:“你要记住,这朵花叫娜仁娜④~是蒙语里太阳花的意思~。”直到现在,虚伪才如梦初醒:明明这花很重啊,为什么她抱起了好像毫不费力呢?况且她应该在花店劳碌了一天啊,为什么裙子上没蘸上灰呢?

        至于“娜仁娜”,就把她留下来吧。净化一下空气也不是不行。虚伪想着,自嘲的笑了一下,好像他把女人的话当真了似的。

①美人蕉是不是大叶子我现在也不是很确定,毕竟养这种花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如果不是的话告诉我我改一下

②天堂鸟的花语是百度来的,应该是对的吧?

③是引用了大冰《乖,摸摸头》里的一句话,看了以后蛮感慨的

④是问我一个蒙古族朋友的,她说这是女名,正好还可以起一点作用

⑤这篇是HE了,和姬友讨论时就是HE的思想。想看他们重来一次会怎么样
t
b
c

作者太傻,没有标题

  我  杀  学  校

意识流作者,无可救药,放弃治疗

欧欧西无所畏惧,吃拉郎无所畏惧

捉虫打脸轻一点,请勿上升真人

我这种受精卵文笔还要出来吓人的真是辛苦你们了

说白了新人发文,全程疯癫,多多海涵(其实能赶上中秋我也是很快乐的)

       “谢谢辣妹宝贝送的飞机,蛇吻。”瓦不管的声音软软的,带着浓厚的鼻音。是没睡醒呢?还是感冒了呢?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也太不……,不对。虚伪强迫自己不能再深究下去了,毕竟,这段友情是已经相交过的两条直线。是绝无可能再回头的。

        但屏幕前的虚伪看着弹幕中的“不愧是辣妹姐,钵钵鸡”“谢谢辣妹刷的飞机,mua~”还是露出了一丝微不可察的笑容。只是……这种藏匿在黑暗下的关心,恐怕也持续不了多久吧。

        虚伪从来没想过自己会以这么狼狈的姿态去思念一个人。一直以来,他都是一个该断则断的人。即使是像初恋那样美好真挚的感情,也只是让他回想而已。回想至多让过去成为过去的过去。最终把刻骨铭心的爱情变成明天吃什么的平淡。可实践,却是在创造现在,不论是不是两个人的现在。所以当他去向辣妹借号的那一刻,他就觉得自己应该是疯了。拗口的谎话就像流浪者最后的衣物,千疮百孔却不能扯下。还好女孩最后只是善解人意的表示同意,并没有深究。更何况在当下,深究太多,也没有什么意义了罢。

        他看着男孩仍旧欢声笑语骚话连连的直播间,默默的关掉了声音。留下一张生动的画卷和一个沉默的现实里的他。

        虚伪他和瓦不管一样,也在直播间快乐的笑着,也仍然与别人甜蜜的开黑。在这些时候他会去想瓦不管吗?不知道,至少不会痛彻心扉。可每当下播时一个人呆在没有星光的夜晚。虚伪就会习惯性的点上一支烟,抬头去看那厚如屏障的云;再看向那些几乎已经不被肉眼可见的星星。它们也许和无法触碰的回忆有几分相似,都存在着,只是被乌云藏在了身后。毕竟,一直都存在着……其实他也想过,自己真的不讨厌瓦不管吗?特别是在他说出那些话和那个粉丝事件之后……“他讨厌的,他讨厌瓦不管说出的那些话,讨厌那个举报他粉丝的瓦不管。”但那些讨厌,其实都像一个盲人对阳光的讨厌。讨厌它无私的付出――对除我以外的任何人;讨厌可以感受到他的人。说到底,其实对阳光他还是只有向往和喜爱。

        直播中的瓦不管仍旧和那另外的三个人开着黑,好像本来一切就是应该由春天直接变成秋天,而不是留下什么没必要存在的羁绊。游戏中瓦不管好像又说了什么壁画,惹得弹幕中一直在刷“性感瓦不管在线蛇吻”“你的你的,都是你的,十六也是你的,老白也是你的”……直播真的是一件令人快乐的事情,虽然会有无时无刻的劳累,但也有大家无时无刻的关怀,就像他第一次听见瓦不管的过往时还会小小的质疑:“这个小sa子这么做真的值得吗?”现在开朗的少年却已用实践证明值不值得。他如今的笑容应该是真心实意的吧?是只和某一个人在一起时取代不了的罢?如果是这样,一切就够了,真的足够了。

        可是网络也真的是一张大网,人们只能靠修饰过的话语来辨认事情真实与否。一旦经过有意无意的修饰和利益的沾染,感情还是真正的感情吗?网络,是人发明的最不可信的交流。因为你那一刻莫名的心悸,可能是对方在捕食中意外的收获。要捕获的不是你,最终甜蜜的被送入虎口的又怎么会是你呢?天使当然也还是天使,只不过不是你的而已。但为什么只要不是你的天使,天使就变成了恶魔呢?他像柠檬花般清香可爱的话语,像夏天大雨一般清爽的笑容……在你离开他后,就都是乌龟的蜜糖。明明滴滴致命,却任旧让他忍不住去靠近。

        所以便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说实话,那段日子是他最近最紧张,最后怕,却也是最快乐的:他真的就和瓦不管的十几万个粉丝一样,一起被他叫“宝贝”,一起给他送礼物……就像海伦凯勒的愿望成真,他再次拥有了绚烂的光明。他记得有一次,因为在直播不方便用辣妹的号给男孩刷飞机。等到下播时他火急火燎地去了瓦不管的直播间,男孩也下了。其实最令人害怕的是:他用的是自己的号,并在心灰意冷的退出直播间后才发现这一点。所幸那天是工作日,况且那时已经是凌晨12点左右了。“一定没人在意的。”虚伪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但好在,一切都要结束了。

        也许是臂展和熊猫的粉丝们的提醒;也许是因为虚伪自己也察觉到了自己的状态;也许单单是心态出现的微妙变化……也许是一切的总和。但一定有声音在告诉虚伪:“再这样下去不行了。”确实,再这样下去,他也只能看见一个不愿意放下过去的傻子虚伪。

        于是他第二次的去Q了辣妹,告诉对方,请假装这几天什么都没有发生。对方一直显示“输入中”直到很久以后,女孩子才怯生生地问:“伪酱,怎么了吗?”虚伪也沉默了好久,才敷衍般回答:“没什么,只是要帮一个朋友刷一下超火,用自己的不方便。”其实也不算敷衍,而是有很多话,只能对自己说了。但直到把斗鱼拖进垃圾箱的前一秒,他才发现昨天已经是秋分了。

        夏天,已经离开很久了。并且,以后也不会回来了。